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蔡振南与卢广仲气口十足,但难免有些新世代说

先看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的片段,看完之后,再重播一次影片,搭配以下讲解。这段影片,精采绝伦。一镜到底,走位流畅,针锋相对,气口十足。不管看过几次,一点开来,就不知不觉会看到底。

台语影视需要更多这样水準的剧本和演员,才有可能减缓台语灭亡的速度。蔡振南的演技自然不用讲,卢广仲的演技和口条才是这段戏最惊喜的亮点。要不是影片就先说了是蔡振南与卢广仲的对手戏,否则我光看影片认不出那是当年咧嘴傻笑唱着「对呀对呀」的卢广仲。

当然,卢广仲身为年轻一代,台语虽然轮转,但不免犯下一些新世代台语常见的错误。不过也带出了不少相当道地的台语词。以下一一解说。

3:30处,可以听到蔡呼唤卢「阿甲」,或许是编剧对同性恋的隐喻?网路常以「假」的台语「ké」来称呼「gay」,但又由于注音打字不选字常打成「甲」,于是「甲甲」成为近年来网民用来称呼男同性恋的暱称。(网友补充:纯粹是卢的角色叫郑花甲,跟甲甲无关)

3:09处,蔡振南以国语讲出「同性恋」,同性恋究竟有没有台语可以称呼?事实上是有的,毕竟这种行为古已有之。男同性恋台语称为「坩仔仙」(khann-á-sian),「坩仔」原本指的是陶锅,陶锅覆盖着看,锅底圆润丰满,中央又有些许凹陷,有如人之臀部(我给这个想像力87分),因此也成为屁股的代称。加个「仙」字,如同「烧酒仙」(酒鬼)的构词,代表沉迷于屁股的人。

顺带一提,肛交在台语称为「摃坩仔」(kòng-khann-á),不过这些话都带有贬意。而女同性恋,台语称为「磨镜的」(buâ-kiànn--ê),这词相当古老,在中国古典色情小说就常见到。因女同性恋两人相对交叉,完全对称如同照镜一般,因而得名,说起来这名字既写实又文雅呢。

那幺,台语有没有包括男同、女同的同性恋泛称词呢?我是没听说过。因此,如果考虑到「坩仔仙」的贬意,以及没有男女通用的泛称词,借华语之「同性恋」来用,还算适当。当然,也可以直接把「同性恋」三字用台语读为「tông-sìng-luân/luān」。(网友补充:日治时代有语料称同性恋为「同性爱」tông-sìng-ài,应是从日文借来的词彙,是值得捡回来用的台语词。)

2:29处,卢广仲说「你坐监(tsē-kann)彼几冬」,不是「予人关」(hőng-kuainn)这个初级程度台语,而是专业的「坐监」,令人激赏!

2:26处,卢广仲说「人咧谈恋爱的时阵」,猴~~~抓到了!!我重複看了好几次他的嘴形,嘴唇没有碰在一起!「谈恋爱」的「谈」是「tâm」,卢说成「tân」了。比较有争议的是「恋爱」,他说的是「luān-ài」,也就是两个音都是低音;但其实「恋」在台湾民间一般读作「luân-ái」,第一个字读音较高些。

就教育部的台湾闽南语字典而言,「luān」才是正音,「luân」是俗读,但在台湾闽南语字典中,所有「恋」的词彙,包括恋爱、热恋、初恋,都是标音做俗读的「luân」,成为教育部台湾闽南语字典中,相当少见的以俗读当正音的字。

2:18处,卢说「彼是『天生』的」,其实「天生」台语有个很常用的词,叫「生成」(senn/sinn-sîng)。

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蔡振南与卢广仲气口十足,但难免有些新世代说植剧场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

2:04处,卢说「你敢有脚数(kioh-siàu)」。首先就是「kioh-siàu」这个「kioh」的音,路上抓一百人来问,一百个猜不到是「脚」字。但其实「脚」本来就是入声字,念成「kioh」是合理的。至于我们常用来称呼脚的「ㄎㄚ」,那是「跤」。「脚数」其实就是「角色」,以前的人会以「好脚数」来形容戏台上的「好角色」,或用以称讚人为厉害角色。近年来由于电视媒体「叫小贺」(脚数好)的强力传播下,「脚数」又被理解为「胆识」之意。

1:55处,「起跤(kha)动手」,这句漂亮!

1:43处,「你袂良心不安喔」,良心的「心」有合嘴唇(sim),光这点大概就赢过一半同年纪的演员了。但是,硬要挑剔的话,卢广仲搞不好本来要讲成「ㄒㄧㄣ」的,只是被下一个字「不」的「ㄅ」声母开头合起了嘴唇。我不确定他念这种m结尾的字标不标準,毕竟他刚刚「谈」(tâm)就讲成「ㄉㄢˇ」了。

1:21处,「你喔抾捔啦」,这个「抾捔」事实上「捔」要念成比较高音的「ka̍k」,但包括蔡振南在内都念成比较低音的「kak」,一方面是有些地方的腔调已经丢失了高音入声的原因,一方面是现代人常开玩笑把「抾捔」用华语讲成「捡角」,「角」的台语是低音的「kak」,未来知道「捔」要念成比较高音「ka̍k」的人就越来越少了。

1:02处,「来比赛」,这算华语式台语,道地的台语应该是「来相输(sio-su)」、「来拚输赢」之类。

0:53处,「我看你头壳悾闇啦!」在90年代,有一齣连续剧《爱》,里头有一个饰演脑性麻痺的角色「康安」,演得维妙维肖,当时不少观众以为是真的脑性麻痺患者饰演。这个角色走红之后,也产生不少人以「康安」一词取笑别人的行为。

然而「康安」效应,其实不只是由于角色刻划似真,一部份是名字「康安」(Khong An)其实与台语说人愚笨的「悾闇」(khong-am)音近,因此讲到「康安」这名字,自然就与「悾闇」联想在一起,这个角色和名字才深植人心。卢广仲在此讲的是道地的「悾闇」而非「康安」。至于有些人以为是因为「康安」这角色的关係,因此台语以「康安」形容愚笨,那就倒果为因了。

0:41处,「你这马是认真的吗」,这种「吗」字结尾问句是现代人常见语病,道地说法是「你这马敢是认真的」。

0:17处,「忤逆」(ngóo-gi̍k),不是啰哩吧唆的「你毋听我的话」之类,相当飒爽俐落的用词。

整个来说,这个片段相当令人激赏,光是这三分钟的片段就是最好的预告,会让人不禁想追剧。我期待未来有越来越多高品质台语戏剧的创作,打开新的市场,这是除了本土语在教育体系中教学之外,保留本土语言最大的力量。

作者补充

你们要听我发音,这不是来了吗?

昨天讲解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片段的文章,获得广大的迴响,网路新闻也好几家报导了。不过有许多网友,用看的还是看不懂到底「坩仔仙」、「坐监」、「恋爱」怎幺唸,所以今天就上传语音档,直接发音给大家听。

也非常感谢蓝勾勾卢广仲本人亲自留言,更感谢不少网友回报自己家里使用的各种讲法,我觉得其中相当有意思的是,有网友提出日文中也以锅子来形容屁股,也用来形容男同性恋。因此我推测台语的「坩仔仙」语源来自日本。

►《花甲男孩转大人》的「乡村风景画」:一对父子大声相嚷私事,哪里怪怪的?
►《花甲男孩》小说选摘:流浪西屯的菩萨,鬼影幢幢的人世与麻豆家族

上一篇:
下一篇: